有閒者之居

2020年10月19日 星期一

絕對不要相信會影響安全的遊戲

就在我還在寫遊戲業界鬼故事,但我的焦慮感告訴我說「那篇文章可以等,這篇不行」。即便如此,這篇文章還是被我壓了一段時間之後才發表。

2020年7月9日 星期四

《還願》劇情心得評論



※理所當然地,即便現在除了下載盜版才能玩到遊戲之外,本篇文章牽涉到「遊戲內劇情」,繼續閱讀前請三思。此外本人不建議盜版遊戲(只是這講法有前提就是了)。

2019年的時候我原本我是打算寫這篇,但後來決定放棄的原因是我必須在兩個選擇之間選一個寫。一寫遊戲劇情的心得,二就是把中國政府和附和著他們的那群人都好好地罵一罵。

而在道德的選擇上,選擇二相對簡單許多,所以我才寫了這篇:

https://wokholibasa.blogspot.com/2019/02/blog-post.html

但我一直很想寫遊戲劇情的心得,不止是因為劇情上我大概抓到了85%的重點,上面那篇連結其實我說了一個小謊:那桌麻將,和整篇故事都有關係,不是什麼枝微末節的事。

※但因為我沒有參加或體驗任何一部份《還願》ARG,所以這篇不會提到任何關於ARG的任何內容。


2020年3月30日 星期一

仙山居士的日記帳:2020年3月30日


  第一篇、目標是湊齊三十篇的日記,決定要每次都能夠湊齊兩百五十字以上的實驗性質文章。

  很多時候我會花很多時間思考有的沒的,更重要的是它幾乎都沒有寫成文字覺得有點可惜,所以我才會決定這麼做。對了,先禁止自己過度緬懷悲傷的過去,這樣對自己的心理健康比較好。舉例來說,我之所以會寫這篇日記是因為我老爸會干擾我的個人空間和私生活,但他又不喜歡我寫日記,因為怕我會寫到他。


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

邏輯的死亡螺旋不是無法可解


  你有沒有在使用社群網路的時候,突然有個人冒出來跟你講說「才不是那樣!」

  或許那對你來說沒什麼,但對你提出相反意見的人,卻沒有打算解釋為什麼,不會花時間論述,會找到可以支持他說法的人或報導,卻無法接受他人的反對,卻又堅持跟你或其他人辯論下去......

  你或許會問,為什麼他們不願參與討論、花點時間理解或聆聽,或不願意接受任何妥協,還要跳進你在的社群網路堅持己見?或者你發現到反對注射疫苗的人,也會堅持自己的立場,未必能把道理說的清楚,卻信誓旦旦地認為醫生和科學家在聯手騙人?這單純是達克效應作祟嗎?

  等到你回神過來,才發現到回覆區的內容早已離題,對方似乎有或沒有聽進你說的話,所以你點進他的帳號,就又看到他另外發了一篇在講說「那群反對我立場的人真的很左膠」,讓你充滿困惑,怎麼會是固執的人在說別人鬼打牆?

  但我分析後發現到,最可怕的不是對方聽不進去......


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

動視暴雪的政治錯誤


  ※注意:如果你沒發現到標題上面寫了什麼,讓我提醒你一件事,本篇文章含有政治話題。還有,雖然我很想減少這方面的內容,但因為我不想幫中國任何一個忙,所以本篇文章也含有一些令人不適的內容,敬請見諒。
  ※致香港人:如果我文章裡面有哪一點說的不太好或不太精確,請告知我,或在留言區跟我說謝謝。(沒有用粵語、或跟你的政治立場不一樣時將忽略)
  ※For any potential English reader: Unfortunately, I am not a native English writer. If there's a demand I might take consider.


  這一切的一切,是從一件謀殺案開始的:一位香港男性殺了同行女朋友之後,隨即回到香港,竊取了生前女友的財物[1]。

  以理想的公正世界來說,香港的法務機關應該會對他做出正確的處置。

  但我們是活在現實之中:潘曉穎命案的犯人陳同佳,因為回香港後竊取了他生前女友的財產,這些行為導致了香港警方控訴他四項洗黑錢罪[2]。然後也因為香港法律上的屬地主義,導致「沒有辦法認知在台灣的謀殺案」(或選擇性文盲,看你比較喜歡哪種說法),中華民國法務部也只能要求香港政府把犯人送來台灣受審。

  以我對中國的粗淺認識來說,中國像卡通裡的「壞人」一樣,所有事情都要對他好、為他服務;如果不是,那就叫反抗他的人彎下腰,把事情和話題變成對他有利,這樣就好。至於後果,他當然就不會那麼在意,他可是壞人呢!

  經過幾次向香港警方請求司法互助卻遲遲等不到回應(我很好奇這有什麼好遲疑的)[3],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對陳同佳發布追緝令,時效長達37年6個月[4]。

  可是這樣的做法只導致了中國想要顯得自己有能力處理這樣的問題,選擇使用「中國式處理方式」:《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(修訂)條例草案》。但《條犯條例》有顯著的問題......

  此法律的白話解釋就是「你們有誰製造了問題,把他送過來讓我『處理』就好」,這讓中國看起來和聽起來都像小熊維尼穿著黑色西裝,嘴上講說他會「給你一個難以拒絕的條件」,然後他的敵人就會從此消失一樣。

   該條例甚至沒有互助精神,中國政府還將香港和台灣為中國的領地,意味著一國兩制(One China, two systems)正式宣告失效,「五十年不變」和中國共產黨的信用正式告終,取而代之的是一國一制之外,犯人並沒有辦法送到台灣;條例本身又禁止對人的監督審查、只能審查證物;可怕的是這條法律是「說明會辦完之後就要直接施行囉」。

  這做法並不只是天真的以為「立了法就會讓所有事情往好的方面發展」,而是精打細算地用法律之名來佔別人的便宜。對此我只有「我現在是獨立了嗎.jpg」的感想,不然中國幹嘛又想吃台灣主權的豆腐?唉呀,我怎麼又說了「又」呢?

  但讓人出門抗議遊行的最關鍵點,仍然是條例中的用字,「疑犯」,即便是不確定、證據不足或還沒決定他是清白與否,就被扣留到警察局的人,都可以送到中國,或換句話說,香港政府可以因為「我不喜歡某個人」就把那個人送去中國,再讓他變成犯人就好了。[5]

  也因為普遍的香港人在進階媒體識讀(advenced media literacy)比較厲害,反送中條例的遊行的民眾很快地就充滿了香港的大道上,據信有百萬人上街遊行抗議。也因為香港政府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,就像是中國那樣消極的不作為態度,反送中條例的抗議,從今年2019年2月開始,持續到了今天。

  但最可怕的是香港政府為了假裝自己想要處理問題,做了很多不能解決問題的小動作......

  ※嘿,香港政府,你喜歡私下的E-mail聊天嗎?還是你有什麼怨言,覺得我哪裡對不起你,說了什麼誤解你的話?你可以透過以下E-mail帳號來跟我公開交流。「你放心我會幫你保密的」:


  等等,我沒告訴你說本篇文章是關於電玩嗎?